左手藝術,右手 NFT:細數那些前沿的「加密藝術家領袖」

本文將盤點加密藝術領域中的中堅力量,看看他們是如何攪動傳統藝術領域,又勾勒出怎樣的加密藝術世界?
(前情提要:觀點|從杜尚到 NFT 畫作《First Supper》,談談現代藝術史的去中心化革命)

密藝術已初見崢嶸。儘管與筆尖紙張摩挲碰撞的傳統藝術相比,突破時間和空間限制的加密藝術的規模無異是小巫見大巫,但其成長速度卻不容小覷。從 2020 年年初的上萬美元到如今的上億美元,加密藝術的總價值實現了千倍級增長。

經歷急速成長期的加密藝術已然成為 NFT(非同質化代幣)最具代表性的符號之一,並開始擴大在傳統藝術領域的影響力。加密藝術在 NFT 世界肆意生長背後,離不開大膽嘗試新領域的先驅者們的推波助瀾,他們創作出諸多引人共鳴的作品,並屢屢售出高價。如同 NFT 的特性一般,藝術家是獨一無二,不可複製的存在。

Beeple

Beeple 的作品,充滿科幻色彩和機械感,且時而帶有惡趣味諷刺。這種以「超現實反烏托邦」著稱的風格,讓 Beeple 斬獲了大批粉絲,並與 Apple、Nike、Louis Vuitton、Justin Bieber、Katy Perry、One Direction、Eminem 等都進行了合作。

來自美國南卡羅來納州查爾斯頓的 Beeple 真名是Mike Winkelmann,是一位連續 13 年堅持日更的數位藝術家。

2006 年伊始,Beeple 發起 「Everyday」運動後,開始平均每天花費 2 個小時從頭到尾製作一張圖片。每日不停歇創作,一畫便是 13 年,如今 Beeple 用天馬行空作品已構建起了一個「Beeple 宇宙」。

例如要在擁有 255 年歷史的英國藝術品及奢侈品拍賣行佳士得進行拍賣的 NFT,就是一個 Beeple 紀念自己連續創作 5000 天、每天一幅作品的藝術創作。

-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 –

延伸閱讀:NFT30日交易量破1億美元!國際拍賣龍頭「佳士得」首上 Beeple 的NFT作品

在 Beeple 看來,每日創作就像上廁所或吃飯一樣,不用每天想著「我是個藝術家,我需要……」他甚至從未因任何原因間斷,哪怕是在機場,甚至是急診室。

這種堅持不懈的毅力也讓 Beeple 保持著高水準。不僅如此,Beeple 作品驚豔的原因還在於其不斷豐富自身技能,嘗試著各種繪畫領域,如矢量插畫、傳統繪畫、3D 動畫和數碼攝影等。與此同時,Beeple 會經常大量瀏覽 Tumblr、Behance 等平台汲取靈感。

儘管 Beeple 頗受追捧,但其真正意義上走進加密藝術圈是在 2020 年 12 月,Beeple 的 3 件 NFT 藝術品首次在加密藝術市場 Nifty Gateway 拍賣,在 5 分鐘內以 58.2 萬美元賣出。此後,我們總能看到 Beeple 的作品被以相當可觀的價格售出。

截至目前,加密藝術交易平台 CryptoArt.io 數據顯示,Beeple 已售出 824 件作品,總價值為 1129.5 萬美元。其中作品「THE COMPLETE MF COLLECTION」售價最高,約為 77.8 萬美元。

-THE COMPLETE MF COLLECTION 圖源:PANews-

延伸閱讀:NFT捷報: 藝術家 Beeple 創 350 萬鎂 NFT 拍賣紀錄,實體黑標卡最高單價達 $777,777

而縱覽 Beeple 的作品,也不難發現其對品牌、政治、社會、流行文化等的探討。

-thirst trap 圖源:PANews-
-1999 first edition shadowless holographic charizard #4 圖源:PANews-

當然,Beeple 也有對時事的思考,如新冠疫情。

-NASTY MOTHERFUCKER 圖源:PANews-

雖然 Beeple 擁抱 NFT 的時間並不長,但其依然扛起了 NFT 藝術的發展大旗。可以說,Beeple 和 NFT 更多的是相互成就。

Pak

匿名藝術家 Pak 是業界享有盛譽的動態特效設計師,也是其創辦的 Undream 工作室和 AI 策展人 Archillect 的創辦人和首席設計師,曾與數百個大品牌和工作室合作。

超過 25 年的數位藝術創作經驗使得 Pak 成為了加密藝術家的翹楚,其作品大多都呈現出非常鮮明的紋理,以及較為大膽的單色性。

-Pak部分作品 圖片來源:PANews-

自 2020 年 2 月出售第一件作品 CloudMonumentDark 以來,截至目前,Pak 已售出了 1,643 件作品,共賺取了 737.5 萬美元。其中作品「Base」售價高達 18.3 萬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