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真的有自由意志吗?

  导语

  时至今日,仍有物理学家充满信心地宣称,我们不可能有自由意志,因为物理学决定一切,包括大脑功能。这完全忽略了复杂的背景和约束的力量。如果你真的相信物理学没有给自由意志留下空间,那么我们就不可能作为有道德的人真正做出选择。我们对全球气候变化、贩卖儿童或病毒性流行病的反应,将不会以任何有意义的方式被问责。潜在的物理学将在现实中支配我们的行为,责任将不复存在。还好,这个毁灭性的结论并不是真的。作者George Ellis 是南非开普敦大学复杂系统教授,曾与斯蒂芬·霍金合著《时空的大尺度结构》(1973)。

  来源:集智俱乐部

  George Ellis | 作者

  郭瑞东 | 译者

  张澳 | 审校

  邓一雪 | 编辑

  1。 自由意志存在吗?

  法国数学家皮埃尔-西蒙·拉普拉斯(Pierre-Simon Laplace )认为宇宙是一台机器,物理学决定一切。读过拉普拉斯作品的拿破仑,就他的理论中明显缺乏造物主的问题向他提出质疑。“我不需要那个假设,”他回答说。拉普拉斯可能也会对自由意志说同样的话,他的机械论宇宙让自由意志变得多余。

  自拉普拉斯时代以来,科学家、哲学家甚至神经科学家都跟随他的脚步,否认自由意志的可能性。这反映了理论物理学家们的一个广泛的信念:如果你知道一个物理系统变量的初始值,以及解释这些变量如何随时间变化的方程,那么你就可以在以后的所有时间里计算这个系统的状态。例如,如果你知道组成气体的所有粒子在容器中的位置和速度,你可以在以后的时间里确定所有粒子的位置和速度。这意味着任何偏离这个物理上确定的轨道的行为都不存在。

  想想看,我们周围的一切——岩石、行星、青蛙和树木、你的身体和大脑——都是由质子、电子和中子以非常复杂的方式组合而成的。就你的身体而言,它们由许多种类的细胞组成;这些细胞构成组织,如肌肉和皮肤;这些组织构成系统,如心脏、肺和大脑;这些系统使身体成为一个整体。似乎在更高层次发生的一切都应该由更低一层的物理特性决定。这就意味着你此时此刻的想法在宇宙诞生之初就已经基于那时基本粒子的物理状态,被预先确定。

  现在,如果你怀疑威廉·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温斯顿·丘吉尔的演讲以及史蒂芬 · 霍金的《时间简史》(1988)中的话是否真的以这种方式产生,你的怀疑是对的:“自由意识不存在”的立场有很多问题。

  2。 生命的秘密——分子结构